身体有一些部位经常疼痛?是收到甲方爸爸修改意见的头痛难忍,还是996工作制下班时的颈椎酸痛?抑或吃饭后的肠胃不适、运动后的关节酸痛?

如果这些疼痛症状在过去的数月中时常反复出现,那么你和全世界1/3左右的人一样,正经历着某种慢性疼痛[1]。

7月30日,健康中国行动推进委员会办公室召开新闻发布会,将颈椎病、肩周炎、腰背痛、骨质增生和坐骨神经痛等列为劳动者应当预防的疾病,#颈椎病或将纳入法定职业病#的话题也登上了微博热搜。

还在努力工作的你,腰背还好吗?

慢性疼痛正威胁中国人的健康

国际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在今年六月发表的文章中,统计了中国人死亡原因排名[2],中风、心脏病、肺癌这些凶险的疾病不出所料承包了死亡原因排行榜的前三名。

然而分析疾病带来的健康寿命损失时,除去一些致死率高的凶险疾病外,颈痛、腰痛这样并不凶险的慢性疾病也占到了很大比例。

在用于衡量疾病带来健康寿命损失的伤残调整寿命年(DALY)排名中,1990年排名21位的颈椎疼痛在2017年跃升到第9名,腰痛也从17名上升到13名。

颈椎病

尽管致死率低,通常不会造成严重后果,但是慢性疼痛带来的痛苦与社会负担却是相当可观。慢性疼痛,正在暗中成为中国人的健康杀手。

2016年一项针对中国居民的流行病学调查显示,39.9%的女性和32.2%的男性都曾有过慢性疼痛的经历[3]。而在疼痛部位上,头部、肩颈、腰部以超过20%的比例成功占据排行榜前三名。

和大多数人的感受相似,生活中时常出现的头痛、颈椎痛、腰痛并不是少数人的专利,可能发生在每一个人的身上。

颈椎病

为何头痛、颈痛、腰痛最为常见?其实这也并非偶然,解剖学或许可以给我们答案。

人体的脊椎共由24块椎骨和骶骨、尾骨构成,最上7节椎骨称为颈椎,中间12节称为胸椎、下方5节称为腰椎。每一节椎骨之间由软骨构成的椎间盘相连接,骨性的椎骨与弹性的椎间盘就像一根弹簧,支撑着我们身体。

颈椎病

颈椎部分的弹簧支撑着头部,腰椎部分的弹簧支撑着上半身。当肌肉处于放松状态时,这根弹簧几乎支撑着整个上半身的重量。

而当我们长期久坐或是脊椎遭遇外伤时,这根弹簧就容易失去弹性,产生劳损,椎间盘相应地出现病变或退行性改变。

之所以椎间盘容易出现劳损,和人类从四足行走向直立行走进化过程中的适应不良也有关系。

人类在进化中学会了直立行走后,脊柱并没有完全适应承担人体上半身重量的功能,而我们的身体在站立时无时无刻不在压缩着这根弹簧,所以软骨构成的椎间盘容易出现劳损。[4]

同时,椎骨中的脊髓与头部的脑共同构成了人体最重要的中枢神经系统,连接着全身各处的神经纤维,接收着来自身体各处的感觉信息,控制着我们身体的一举一动。

所以这些部位的微小病变,一旦触及神经,中枢神经系统直接将信号传递到大脑,从而引发疼痛。

什么年龄的人最容易患病?

虽说颈椎疼痛和腰痛这样的慢性疼痛不是少数人的专利,在大多数人身上都可能出现,但是随着年龄的变化,患病率还是存在差异。

现实生活中,抱怨自己腰酸背痛的,有不少都是中年人。

在许多分析不同年龄段发病率的研究都显示,无论是颈椎病还是腰痛,一旦过了40岁,发病率迅速上升,直到65岁都处于高发期。

颈椎病

超过40岁的中年人颈椎病和腰痛的发病率显著高于较为年轻的(<40岁)分组。

在高于40岁的中年人中,颈椎病发病率普遍高于80%,腰痛发病率也高于30%,相比之下,在年轻人群体中的慢性疼痛患病率就要小得多。

小得多不代表能够掉以轻心,而且在20-29岁这个年龄段,女性的发病率远高于男性。

颈椎病

需要指出的是,尽管一些研究中采取问卷调查以及患者自述病史等方法可能存在偏差,不同研究中用到的诊断技术、确诊方法也有所差异,但是无论是十几年前的研究还是近几年的统计结果都表明,颈椎病在中年人群中的高发态势长期以来持续存在,并且没有好转的趋势。

另外,也有研究认为,人体颈、腰椎间盘的退变在20岁时就已经开始[5],只是多数人在40岁以后才出现功能障碍。

虽然人到中年才容易发病,但是不得不说,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也开始提前面临这个问题了。

健康的颈椎总是相似的,但疼痛的颈椎却各有各的不同。虽然大家都有颈椎病,但是疼痛的种类、具体位置却也不尽相同,那么颈椎病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颈椎病一词可以广泛指颈部软组织、椎间盘的病变和颈椎退行性骨病变,以及周围结构的病理改变。

医学上根据不同的临床表现与受累的组织结构,将颈椎病分为:“颈型”“神经根型”“脊髓型”“交感型”“椎动脉型”等几个分型。如果两种以上类型同时存在,则称为“混合型”。

利用文献中的数据,数读菌分析了几家医院住院患者的颈椎病类型,结果发现混合型占比例最大接近40%,近一半患者的颈椎病并不是单一类型。

颈椎病

剩下占比最大的是“神经根型”,即由于颈椎间盘突出,椎管里面的韧带钙化导致椎管狭窄等原因,压迫椎管或椎间孔内的神经根,从而引发疼痛。

当然还有椎动脉、脊髓、交感神经等等,任何一个地方受到不正常的压迫都会引发不同类型的颈椎病。

另外,颈椎疼痛的原因也不完全是颈椎病,一些疼痛可能不会伴随着明显的病理改变(颈椎病),这种疼痛被称之为非特异性疼痛;同时,一些类型的颈椎病即使发生了病理改变,也不一定会引发颈椎疼痛。

如何科学预防颈椎病?

看完了各种各样的颈椎病,我们又该如何预防呢?

从小的生活习惯开始改变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睡觉时枕头的形状与质地,身体的姿势,连续坐位工作的时间,办公室显示器的高度与仰角,空调的温度等等都有可能影响到你的颈椎。

每天睡觉的枕头如果太高或者太低,甚至不枕枕头睡觉,都容易影响脊椎的健康。一个合适的枕头,可以在我们睡觉的时候对颈部起到支撑,让其处于正常颈曲位置。

如果枕头太高,那么你的头颈在睡觉时是向前凸的,颈部的软组织始终处于紧张、疲劳的状态。经常这么睡,容易引起落枕,甚至导致颈椎损伤。

如果枕头太低,头颈部又处在仰伸的状态,容易影响呼吸,造成打鼾等情况。选择一个拳头高度差不多的枕头,会是比较合适的高度。

还有研究分析了办公室温度高低、电脑显示器位置与颈椎、腰椎疼痛程度之间的相关关系[6],利用多分类逻辑回归验证二者之间的相关性,结果均显示了疼痛程度与这些因素存在显著相关性。

办公室温度高一些,电脑屏幕摆在正前方,颈椎和腰椎疼痛的程度更低。

颈椎病

当然,无论是颈椎还是腰椎的慢性疼痛,都是多种环境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即使是发病原因也常常是几种混合。类似地与颈椎病显著相关的因素还有很多很多尚未被研究。

颈椎的退变从20岁时就可能发生,预防颈椎病要趁早趁年轻就行动起来。临床上目前公认的预防颈椎病方式,包括了避免长期伏案工作,改善办公环境,锻炼相关肌肉,外伤后积极处理诊治等等。

工作时不要长时间静止,半个小时休息一次,活动一下肌肉;平板、电脑、手机的屏幕尽可能与视线水平,防止长时间低头;睡觉时保持颈部与身体其他部分呈一条直线,这些生活中不起眼的小事都可以预防颈椎病。

当然,预防颈椎病最重要的还是遵循医生的建议,有问题及时去医院检查也是必不可少的。侥幸一时爽,别等到出了问题,那就追悔莫及了。

可以预见的是,在人人都低头看手机的时代,颈椎的痛,可能会来得更早一些。

(本文科学性已由 北京医科大学临床医学博士肖何、牛津大学临床医学博士生赵英希 审核)

参考文献:

[1] Tsang, Adley, et al. "Common chronic pain conditions in developed and developing countries: gender and age differences and comorbidity with depression-anxiety disorders." The journal of pain 9.10 (2008): 883-891.

[2] Zhou, Maigeng, et al. "Mortality, morbidity, and risk factors in China and its provinces, 1990–2017: a systematic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7." The Lancet (2019).

[3] Chen, Beifeng, et al. "Prevalence and characteristics of chronic body pain in China: a national study." Springerplus 5.1 (2016): 938.

[4] Plomp, Kimberly A., et al. "The ancestral shape hypothesis: an evolutionary explanation for the occurrence of intervertebral disc herniation in humans." BMC evolutionary biology 15.1 (2015): 68.

[5] Brinjikji, W., et al. "Systematic literature review of imaging features of spinal degeneration in asymptomatic populations." American Journal of Neuroradiology 36.4 (2015): 811-816.

[6] Ye, Sunyue, et al. "Risk factors of non-specific neck pain and low back pain in computer-using office workers in China: a cross-sectional study." BMJ open 7.4 (2017): e014914.